2021届保送生·潘意:无知者无畏而无邪

发布者:南外校办发布时间:2021-04-27浏览次数:1637

姓名:潘意

小学:安徽省蚌埠市五河县实验小学

初中:南外仙林分校

高中:正规威尼斯官方大厅

预录取:北京大学(法语系)

  

一、多美好啊,我的NFLS

三年荏苒,一时间竟无从说起。

斟酌、踌躇、扶额,脑海里浮现的总是那年春日,及笄方过的我遇见五十五周年岁月沉淀的“她”,一见如故一眼万年一往情深,自此,一心一意一生一世一片丹心。

恕我年少轻狂,过去的一千天转瞬即逝,而我的指尖只来得及留下“她”微微的暖意。但我至今记得第一次走近“她”:正襟危坐在报告厅,看着屏幕上橙红的明亮的跳脱的背景,一粒粒阳光洒在少年们的脸颊;灵动——从草木到建筑,从文字到思路。那时我喃喃出对“她”所说的第一句话:

“多美好啊,‘NFLS’!”

是啊,“她”多美好啊,我的NFLS

我不知道如何描摹出那些瞬间的触动:那午后抱着书轻声走进安静的小平台、偶遇同伴相顾莞尔的默契;那小奶猫嬉闹着奔过蔷薇小径、却不小心碎了一地冬阳的浪漫;那课间走廊里亦师亦友地停下脚步讨论学术的真诚;那“Chinese Soul~Global Vision~”的旋律飘扬在绿茵场时我眼底的氤氲;那……那光影恍惚的千万个刹那,我满腔涌动着的对你的深深眷恋与热爱,要怎么说得完呢?

语言的贫乏往往在表达爱意时格外凸显。因此,我只能用最粗浅的话来表达:何其幸运,成为你的一份子投入你的怀抱!三年的朝夕相处,我的一颦一笑里都有你的踪迹,我的一言一行中都浸透着你的谆谆教诲。

那么,你究竟教会了我什么呢,我的NFLS

  

二、无知者无畏而无邪

你教会我的头等大事,就是保持“无知”。

“无知”意味着永远保持迫切的好奇、永远保持真诚的谦卑、永远保持高浓度的敬畏。而这一条不成文的传统,不仅仅适用于所有在校学生,更是每一位南外土壤里成长的人的潜意识之一。

因此,我曾经历过这些奇妙的事情:

南外人好奇得较真,较真得专业。英语报纸里一个“南京梧桐”的翻译曾令大家质疑,进而迅速提出讨论、课后查遍词典网站文献、结合生物常识对不同物种对比,最终找出满意的答案。因为南外教会大家,惯性的懒惰会轻易放走细节,只有抓住每一份好奇并源源不断地汲取学术的养分,集腋成裘方为成长。

南外人的交往谦卑而真诚。没有人会因为所谓的“面子”放弃一次纠错与改正。无论是同侪间一针见血的指正与谦逊坦荡的接受,还是与师长直言不讳的学术交流,都本着“吾最爱真理”的理念。南外的环境培养出大家这样的观点:“吾师道也,夫庸知其年之先后生于吾乎”不是书本中的必背段落,而是生活中正儿八经的指南。所以随时应洗耳恭听他人的观点,随时都坦然表达自己的看法,如此,思想的碰撞才会升华进步。

南外人对“非我”有着极高浓度的敬畏。说得直白点,大抵就是“就事论事,敬重不同”。我常常感动于,我和朋友们之间哪怕因为一行诗歌、一个历史人物、一场哲学讨论,而意见相左争得面红耳赤,仍然亲密无间。南外人会说,“我不认同你的观点”而不是“我不认同你”。在南外,边一起温馨地啃着汉堡,边拿着模联哈辩的立场痛斥对方的,又岂在少数呢?

大家总说南外是神话,南外学生是神童。但从上面的描述也能看出来,大家不过是一群“无知之人”。“无知”却好奇心爆棚、“无知”却爱好发问、“无知”却敢于表达、“无知”却信仰自由包容。老话叫“无知者无畏”,是啊,南外人的独当一面落落大方是有目共睹的。可是,或许这么说会更加完整:“无知者无畏而无邪”。融入南外的气质后,你会感受到所有赞美之下南外人真正的内核:那份初心与热忱。每每驻足校园侧耳倾听,我总有潸然泪下的冲动:这真的是一批无邪可爱之人啊。

  

三、永远的NFLSer

这批“无知、无畏、无邪”的人儿,有一个共同的名字,叫做“NFLSer”。也许对我而言,“NFLSer”这个名字有着别样的意义。

我时常戏称自己“南漂”结束又“北漂”,小学中学大学南下又北上,甚至都不在一个省份。这样的经历似乎验证了曹文轩那句“人有克制不住的离家的欲望”,但也让我总有一种不定的疏离感。但这三年,南外,是学校,也是“家”

你会真切地感受到“家”的氛围:

你知道同窗的他们胜似亲手足,会用整个教室的埋头苦干激励你捧起书本,也会在疲惫的时刻陪着你在操场躲着足球散着步,会嘴上说着插科打诨的话调侃你,也会让异地求学的你总能找到亲切的“组织”;

你知道学姐学长就像哥哥姐姐,会在保送面试前夕不顾忙碌的考试周赶来辅导你,会在你深夜面对数学崩溃抓狂时轻轻发来“最后十天了,加油啊”,会一届又一届把经验教训从不间断地事无巨细地传承下去;

你知道师长如同长辈,会一本正经地激将得过且过的你,也会嘻嘻哈哈在课上用表情实力吐槽你的作文随笔,会陪着你“从一楼到四楼”踏踏实实走完每一段距离,也会在考试前一天假装不经意说一句“回去好好休息”。

我的NFLS,这些话早该说给你听。但我迟迟不肯,因为我怕文成笔落,青春里最烂漫最温暖的南外时光就真的就此画上一个句号了。可是我也明白,你已经给予我太多太多,我生命的一部分已经清清楚楚留有“中国灵魂世界胸怀”的烙印,即使散落在世界各地大家也是永远的NFLSer啊!

而现在,你的大门将向新的面孔敞开。又是谁会坐在熟悉的报告厅,轻声喃呢“多美好啊,NFLS”、开始一段终生难忘的旅途呢?